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项羽、韩信都是战神,为何最后都失败了?刘邦:两个人犯了同一个错误

2019-08-11 点击:1497
?

  公元前206年,项羽、刘邦这两位反秦义军的领袖,在秦朝都城咸阳郊外的鸿门这个地方举行了一次宴会。

  这次宴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项羽手下的谋臣范增为了除掉刘邦,以“宴席”为名趁机杀掉刘邦和他的将领。然而,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最终却因为项羽的“优柔寡断”和“仁慈”,而落空,刘邦得以逃脱项羽的魔掌。

  

  《史记·项羽本纪》中记载:“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也就说范增数次暗示项羽,要求在宴席上杀掉刘邦以绝后患,可是项羽却不为所动。从鸿门宴上逃走之后的刘邦,从此就走上了与项羽对抗的道路。

  因此,后人多将鸿门宴比喻为“刀光剑影”、“不怀好意”的宴席,同时,史学家们也将项羽在鸿门宴上对刘邦的表现归之为“妇人之仁”。

  这种“妇人之仁”性格也是后来,项羽为什么会在和刘邦争夺天下的过程中逐渐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项羽的这种妇人之仁还表现在一次和刘邦的作战过程中,同样是在公元前206年,当时刘邦的父亲和妻子是项羽手中的俘虏。

件投降,否则,自己就会让手下的士兵将刘邦的老爹和老婆统统扔进油锅里面烹饪,做成一锅鲜美无比的“肉羹”。

  可是,刘邦一脸痞气的笑道:“当年咱们两个可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生死兄弟,发过誓拜过把子的,既然是兄弟,那我老爹就是你爹,如今你要把咱爹做成肉汤的话,千万不要忘了给我也留一碗尝尝!”

  面对刘邦的挖苦和嘲讽,项羽又一次中了刘邦的“圈套”,再一次的体现了他的“妇人之仁”,不但没有杀掉刘邦的老爹和老婆,反而还将他们送还给了刘邦。

  将原本可以让刘邦对自己“投鼠忌器”的老爹和老婆拱手相送,项羽真可谓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即使不杀掉俘虏,也不能白白送给刘邦,将他们押在自己的军营之中,也费不了多少粮食,反而可以成为制衡牵制刘邦的一张“王牌”。

  因此,可以说战神项羽之所以会败给地痞出身的刘邦,是他犯了“妇人之仁”的错误,实在是咎由自取。

  

  那么,同样身为战神的韩信,为什么最后也败给了刘邦呢?难道他也犯了“妇人之仁”

  的错误?答案非常正确

  公元前202年,刘邦主导的汉军和项羽带领的楚军在垓下这个地方对峙,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垓下之战”。

  在刘邦和项羽进行决战前夕,项羽为了拉拢韩信,曾派出一个名叫武涉的说臣前往齐国劝说韩信援助楚国。

  武涉对韩信说道:“……,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足下左则项王胜,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

  武涉的话说得很明白,就是明确的告诉韩信,当今刘邦和项羽两个人争夺天下,韩信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棋子,如果项羽要是失败的话,刘邦下一个目标就是韩信。可惜,武涉的忠言并没有能够打动韩信。

  

  韩信手下一个叫蒯通的人也说了同样的话:“当今天下两主之命县于足下,足下为汉则汉胜,于楚则楚胜”。

  可惜,韩信却说道:“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吾闻之,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

  韩信的“妇人之仁”,就是被刘邦的小恩小惠蒙蔽了双眼,只顾着眼前的蝇头小利,没有为自己进行长远的战略规划,将一生的赌注放在了“汉王必不负我”自我编织的梦幻之中。

  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韩信才幡然悔悟,明白了当初自己的谋臣蒯通对自己的“金玉良言”。可是,已经是悔之晚矣了,弥留之际喊出了一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千古名言。

  

  项羽和韩信两个人都是中国历史上千年不遇的战争奇才,《史记·项羽本纪》记载:“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说明项羽自从起兵反秦以来,几乎是“百战百胜”,是当之无愧的常胜将军。

  韩信的战绩也不简单,《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记载:“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西乡以报”。说明韩信的军事才能也是非常卓越的。

  但是,这两个近乎天才般的战神,最后却无一例外的成为了刘邦这个不懂一点军事才能的手下败将。根本原因就是两个人都中了刘邦的欺骗,两个人犯了同一个错误——妇人之仁。

  

  古语有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当初项羽在鸿门宴上能够听从谋士范增的逆耳忠言,摒弃所谓的“妇人之仁”,及时斩杀刘邦的话,也不至于最后落得一个众叛亲离、五马分尸的结局。

  韩信这个二货,明明有了项羽这个悲情人物的“前车之签”,却愣是一根筋的“重蹈覆辙”,在明明可以左右天下大势,趁势纵横寰宇的时候,犯了“妇人之仁”。

  如果韩信当初听从谋士蒯通、武涉的建议,趁机出兵调停两方冲突,势必就会出现一种天下鼎足而立的局面,韩信无疑将取代项羽成为诸侯“霸主”,这种结局可比窝窝囊囊的被几个女人勒死要好的太多了。

  只可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刘邦看的最清楚,所以项羽、韩信失败了,刘邦笑到了最后。

  参考资料:

  【《史记·项羽本纪》、《史记·淮阴侯列传》】

  公元前206年,项羽、刘邦这两位反秦义军的领袖,在秦朝都城咸阳郊外的鸿门这个地方举行了一次宴会。

  这次宴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项羽手下的谋臣范增为了除掉刘邦,以“宴席”为名趁机杀掉刘邦和他的将领。然而,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最终却因为项羽的“优柔寡断”和“仁慈”,而落空,刘邦得以逃脱项羽的魔掌。

  

  《史记·项羽本纪》中记载:“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也就说范增数次暗示项羽,要求在宴席上杀掉刘邦以绝后患,可是项羽却不为所动。从鸿门宴上逃走之后的刘邦,从此就走上了与项羽对抗的道路。

  因此,后人多将鸿门宴比喻为“刀光剑影”、“不怀好意”的宴席,同时,史学家们也将项羽在鸿门宴上对刘邦的表现归之为“妇人之仁”。

  这种“妇人之仁”性格也是后来,项羽为什么会在和刘邦争夺天下的过程中逐渐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项羽的这种妇人之仁还表现在一次和刘邦的作战过程中,同样是在公元前206年,当时刘邦的父亲和妻子是项羽手中的俘虏。

件投降,否则,自己就会让手下的士兵将刘邦的老爹和老婆统统扔进油锅里面烹饪,做成一锅鲜美无比的“肉羹”。

  可是,刘邦一脸痞气的笑道:“当年咱们两个可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生死兄弟,发过誓拜过把子的,既然是兄弟,那我老爹就是你爹,如今你要把咱爹做成肉汤的话,千万不要忘了给我也留一碗尝尝!”

  面对刘邦的挖苦和嘲讽,项羽又一次中了刘邦的“圈套”,再一次的体现了他的“妇人之仁”,不但没有杀掉刘邦的老爹和老婆,反而还将他们送还给了刘邦。

  将原本可以让刘邦对自己“投鼠忌器”的老爹和老婆拱手相送,项羽真可谓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即使不杀掉俘虏,也不能白白送给刘邦,将他们押在自己的军营之中,也费不了多少粮食,反而可以成为制衡牵制刘邦的一张“王牌”。

  因此,可以说战神项羽之所以会败给地痞出身的刘邦,是他犯了“妇人之仁”的错误,实在是咎由自取。

  

  那么,同样身为战神的韩信,为什么最后也败给了刘邦呢?难道他也犯了“妇人之仁”

  的错误?答案非常正确

  公元前202年,刘邦主导的汉军和项羽带领的楚军在垓下这个地方对峙,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垓下之战”。

  在刘邦和项羽进行决战前夕,项羽为了拉拢韩信,曾派出一个名叫武涉的说臣前往齐国劝说韩信援助楚国。

  武涉对韩信说道:“……,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足下左则项王胜,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

  武涉的话说得很明白,就是明确的告诉韩信,当今刘邦和项羽两个人争夺天下,韩信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棋子,如果项羽要是失败的话,刘邦下一个目标就是韩信。可惜,武涉的忠言并没有能够打动韩信。

  

  韩信手下一个叫蒯通的人也说了同样的话:“当今天下两主之命县于足下,足下为汉则汉胜,于楚则楚胜”。

  可惜,韩信却说道:“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吾闻之,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

  韩信的“妇人之仁”,就是被刘邦的小恩小惠蒙蔽了双眼,只顾着眼前的蝇头小利,没有为自己进行长远的战略规划,将一生的赌注放在了“汉王必不负我”自我编织的梦幻之中。

  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韩信才幡然悔悟,明白了当初自己的谋臣蒯通对自己的“金玉良言”。可是,已经是悔之晚矣了,弥留之际喊出了一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千古名言。

  

  项羽和韩信两个人都是中国历史上千年不遇的战争奇才,《史记·项羽本纪》记载:“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说明项羽自从起兵反秦以来,几乎是“百战百胜”,是当之无愧的常胜将军。

  韩信的战绩也不简单,《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记载:“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西乡以报”。说明韩信的军事才能也是非常卓越的。

  但是,这两个近乎天才般的战神,最后却无一例外的成为了刘邦这个不懂一点军事才能的手下败将。根本原因就是两个人都中了刘邦的欺骗,两个人犯了同一个错误——妇人之仁。

  

  古语有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当初项羽在鸿门宴上能够听从谋士范增的逆耳忠言,摒弃所谓的“妇人之仁”,及时斩杀刘邦的话,也不至于最后落得一个众叛亲离、五马分尸的结局。

  韩信这个二货,明明有了项羽这个悲情人物的“前车之签”,却愣是一根筋的“重蹈覆辙”,在明明可以左右天下大势,趁势纵横寰宇的时候,犯了“妇人之仁”。

  如果韩信当初听从谋士蒯通、武涉的建议,趁机出兵调停两方冲突,势必就会出现一种天下鼎足而立的局面,韩信无疑将取代项羽成为诸侯“霸主”,这种结局可比窝窝囊囊的被几个女人勒死要好的太多了。

  只可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刘邦看的最清楚,所以项羽、韩信失败了,刘邦笑到了最后。

  参考资料:

  【《史记·项羽本纪》、《史记·淮阴侯列传》】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easiafoods.org 技术支持:韶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