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台民间机构吁当局完善托育准公共化政策

2019-08-20 点击:830
?

中国新闻社,台北,8月11日(记者杨承臣,邢立宇)在公共教育政策实施周年纪念日,台湾民间医疗保健政策协会(“Toma”)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敦促台湾当局解决这一政策。漏洞修正相关法规。

96e9a1ea36c64f219aab472d26404496.jpg

8月11日,台湾非政府儿童保育政策组织在台北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新闻社记者杨承辰摄影

儿童保育的公益政策通过当地政府和优质保姆和幼儿中心签订行政合同,确保保姆和婴儿护理中心有专业服务,一方面,父母可以放心,并且另一方面,保姆和婴儿护理中心将是可持续的。操作。

台湾大学辅导员联合会主席兼外语教授刘玉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台湾面临严重的低生育危机。为了缓解危机,愿意生孩子的家庭必须能够养育孩子。在低薪时代,许多家庭只能支付双倍工资,母亲就业取决于平等,质量和受欢迎的公共护理服务。

自2018年8月实施公共卫生政策以来,台湾家庭护理人员的签约率已达到80.4。该系统将人体工程学补贴增加到新台币6,000元,预计将建立一个严格的保姆“进出”机制。对此,联盟给予了充分肯定。

另一方面,结合公开报告可以看出,这一新系统在各地引起了不同的争议,如支持措施不完善,不同县市标准不统一,管理结果不均衡,维护成本不一致等。

刘玉秀指出,准公布的保姆政策目前存在两个漏洞。首先,负责实施家庭护理管理和咨询的家庭护理服务中心(称为“生活中心”)缺乏法律地位。其次,保姆人力严重老化。 Tuomeo呼吁台湾卫生和福利部修改有关规定,明确中心的责任,统一县和市的管理标准,保证质量。

台湾目前的规定不允许保姆生育6岁以下的孩子。从2019年6月到7月,Tomeng在台北,新北市和台中拨打了291个保姆。结果发现,在进入该国之前,将近50%的保姆生了6岁以下的孩子。该联盟认为,这一规定具有歧视性,并增加了现有保姆的年龄。

台中市辅助人员发展协会会员李代表介绍了他为了平衡家庭而被迫失去工作的经历。她说,为了鼓励年轻的保姆参加托儿所工作并维护保姆保姆工作的权利,她呼吁修改现行的注册和管理规定。

刘玉秀还说,近年来发生的许多负面事件使得保姆团体“伤痕累累”。然而,“坏保姆”只是这一群体中的一个非常小的群体。大多数员工致力于为社区服务,并期望社会积极地对待保姆行业。 (完)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easiafoods.org 技术支持:韶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