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社交媒体在当代美国政治极化加剧中的作用

2019-07-26 点击:1573

摘要:近几十年来,美国的“政治两极化”是美国政治中的一个突出现象。随着近年来美国政治两极分化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学者希望通过分析两极分化发生的各种激励来加深对这一现象的理解。本文在研究社交媒体特点和传播意义的基础上,认为社交媒体为基于互联网的传播选择和信息选择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不仅促进了“群体极化”现象的发展。虚拟世界,但美国公共层面的政治两极分化进程的加剧,也助长了局势。

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物品编号:1672-8122(2019)06-0000-02

如果美国政治舞台上各方之间始终存在冲突,缺乏妥协的政治意愿和意识形态的色彩,那么极端激烈的局面是罕见的。目前美国政治两极分化两极分化的原因既复杂又深刻。经济不平等造成的贫富差距有所扩大,政治肯定运动引发的政党权力区域重组甚至改变了议会改革和选举制度。性原因。此外,在新媒体新兴政治发展的背景下,社交媒体以其独特的参与,开放,自尊和社区特征极大地改变了普通美国人的政治参与方式。本文试图从社交媒体的角度揭示社交媒体在加剧美国公众政治两极分化方面所发挥的特殊作用。

社交媒体及其突出的传播特征

社交媒体是借助可接触性和可扩展性极高的通讯科技实现社交互动的新兴媒体。它可以借助网络和手机技术,将通讯信息转换成互动式交流的形式。近些年,社交媒体在通讯技术的发展和受众多样需求的影响下实现了迅速发展。从最早形式的社交媒体 论坛,到现在基于各种平台、面向各类人群、综合各种形式的各色社交媒体,其强大的媒体传播意义正在日益凸显。作为一种有别于传统媒体如报纸、电视、广播等的新型媒体,社交媒体在实现信息发布和信息接触方面更为便宜、省时和简易。具体而言,与传统媒体相比,社交媒体具突出的参与性、开放性、自我性、交流性和社区性,并具有较为突出的传播学意义。

首先,社交媒体参与性、交流性的特征,使得社交媒体改变了传统的媒体向用户“灌输”信息的单向沟通形式,用户成为网站内容的创造者和交换者。其次,社交媒体革命性地提高了传播的高效性,使得信息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能接触到很大范围的受众。在美国陆军2010年发布的《陆军社交媒体》宣传手册中,这一影响被比作“涟漪效应”[1]。最后,社交媒体突出的社区性特征强调一个“融”字,即通过高效、便捷的通讯科技,将同一群体或具有同样兴趣爱好的人连接起来。

二 社交媒体激化政治极化现象的方式

xxxx1961年,媒体学者詹姆斯斯托纳在他的硕士论文中首次提出了“群体极化”的概念,即群体中存在的趋势通过互动得到加强,从而使观点更加极端。转移的方向,原始的保守观点将更加保守,而原始的激进观点将更具风险。后来,许多学者纷纷研究这一理论,实验研究表明,群体观点往往比个人观点更为极端。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Keith Sunstein在《网络共和国网络社会中的民主问题》中指出,互联网中也存在群体极化现象。在网络和新通信技术领域,志同道合的团队将相互沟通和讨论。最后,他们的想法和以前一样,但形式变得更加极端。

近年来,以Twitter,Facebook,微博,微信等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已经开始蓬勃发展,并已经发展成为巨大的媒体传播能力。社交媒体凭借其强大的参与,沟通,自身利益和社区,为基于互联网的通信选择,信息选择和派对色彩渲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极大地促进了虚拟世界中的“群体极化”。现象的发展。

(1)沟通选择

社交媒体作为基于互联网用户关系的内容制作和交流平台,具有构建大量互动多样的用户关系网络的基本功能。因此,用户的交互式聚合已成为社交媒体的核心内容。以Facebook为例,在2010年,Facebook推出了“群组”功能,以帮助那些拥有相似兴趣和兴趣的人。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该集团已成为Facebook上最独立的产品之一。

为了回应用户在互联网上与志趣相投的人联系的现象,麻省理工学院的两位教授Marshall Van Altai和Eric Brinjolsson提出了“网络巴尔干化”的概念,特别是指互联网。分成具有特定兴趣的不同子组,子组的成员几乎总是使用网络来传播或阅读仅吸引该子组的其他成员的材料[2]。社交媒体的出现无疑将网络社区化的社会化推向了“聚集在一起,人们被分割”的新高度。

(2)过滤信息选择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不仅增加了个人和信息联系的机会,而且还为互联网用户提供了信息过滤。是主动选择信息的便利。用户可以更轻松地找到他们关心的信息,并与具有类似政治偏好的人进行交流。 2010年,美国最大的民间组织之一MoveOn.org的总裁Avery Parreiser首先将这一现象概括为“过滤泡沫”,特别针对为满足用户兴趣而过滤的搜索结果。建议和其他网络数据,以防止用户看到这些兴趣以外的数据[3]。

2016年11月7日,就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希拉里的支持者和软件公司的营销总监穆斯塔法发现了一个让他感到惊讶的事实。当他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阅读统计数据时,他发现Facebook上特朗普支持者的数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此外,有一篇题为《我为什么要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的文章共享了150万次,他从未听说过。这是社交媒体“回声室效应”的典型案例。 “回声室效应”最初被称为“在录制期间为回声效果的产生而建立的回音室”,但在在线媒体传播的背景下,效果是指具有相似意见的信息的重复重复,以及具有不同信息的信息意见逐渐被孤立。原始观点不断得到确认和加强。

三个结论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changes in the political ecology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recent decades. It has become the basic environment for the current US campaign, political operation, and public policy formulation. In this process, social media, with its own powerful features, provides unprecedented convenience for Internet-based communication choices, information selection and party color rendering, and promote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global polarization” phenomenon in the virtual world. The intensification of the process of political polarization at the level has played a role in fueling the situation. Social media has a very complex relationship with the political polarization at the public level, and more empirical research is needed to fully reveal the intrinsic link between the two.

References

[1]Office of the Chief of Public Affairs. Army Social Media[EB/OL]. USArmySocialMedia/2010-army-social-media-book.

[2]Alstyne, Marshall Van amp; Erik Brynjolfsson. Electronic Communities: Global Village or Cyberbalkans?[EB/

[3]Pariser, Eli, The Filter Bubble: How the New Personalized Web Is Changing What We Read and How We Think[M]. New York, NY: Penguin Press, 2011.

xx

日期归档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easiafoods.org 技术支持:韶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