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山东辱母案讨债者诉于欢案开庭 原告获赔5万后再索赔

2019-11-11 点击:1137

山东“侮辱母亲诉余欢”一案的讨债人在狱中开庭“原告要求28,000元精神赔偿,包括医疗费用,近200,000元”这一曾经引起高度社会关注的“侮辱母亲杀人”案再次引起轰动。 昨日上午9点,当年被刺的收债人严建军在山东聊城监狱对俞欢提起诉讼,当时俞欢正在服刑。 严建军要求法院责令俞欢承担医疗费用和损失的工资,总计近20万元。

Case

认领被蛰5万元

2016年4月14日,22岁的余欢用水果刀刺伤了四名收债人,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因为他的母亲遭到暴力收债人的殴打和侮辱。

严建军是被刺的收债人之一。 2016年11月17日,在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俞欢涉嫌故意伤害案时,严建军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金额合计50万元。 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7日对该刑事案件作出附带民事判决:俞欢被判处无期徒刑,并赔偿了严建军的医疗费、医院伙食补助费和交通费。47元

此后,余欢提起刑事上诉,但严建军没有对刑事案件附带的民事部分提起上诉。 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等法院二审公开宣布上诉人俞欢刺死一人是过度防卫行为,从无期徒刑改为五年有期徒刑。 严建军最终因参与非法拘留欢家人等犯罪行为被判处两年监禁(至2019年3月14日)。

严建军服刑期满后,他将于2019年8月20日将余欢带上法庭,共立案。因受伤住院和医疗费用等各种损失提出的赔偿和诉讼索赔82元。

原告

认为他应该主张权利

10月29日8: 30,俞欢先后代表律师尹李青、冠县法院法官和严建军到聊城监狱和监狱部门。 在此次庭审中,原告严建军没有聘请律师,被告余欢的姑姑余秀蓉不准进入监狱。

上午9点左右,严建军诉俞欢在聊城监狱开庭 这是三年多来,严建军在侮辱母亲的事件后第一次见到余欢。

在此之前,在欢案的一审中,严建军曾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最终法院判给了欢5万多元的赔偿。那么为什么这次又要提起民事诉讼呢?

听证会前,严建军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这起诉讼主要是医疗费用。 部分原因是以前没有找到住院的正式医疗发票,法院在审判中也没有确认。 现在我发现这张发票金额超过68,000元 另一部分是最新手术的治疗费用。

“我已经受到了我应该受到的惩罚。我已经认罪了。我有权要求权利吗……”严建军说他不懂法律,但相信法律是公平的 庭审期间,严建军向法院出示了冠县医院和山东省医院的约12万元票据。 他认为他的身体免疫力严重下降,身体功能严重恶化。同时,他提议精神损失28,000元。 严建军认为,作为公民,他的过错已经受到了惩罚,但他的权利也应该得到行使。

Focus

审判围绕是否构成重复起诉展开。

俞欢的律师尹李青告诉《北青日报》,审判程序的重点主要是严建军在附带民事诉讼之后能否提起另一项民事诉讼,是否构成重复起诉等。

尹李青说严建军没有对一审法院当时刑事案件附带的民事判决提出上诉。 这次以同样的理由提起民事诉讼,这不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

2016年11月,严建军曾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提出“责令被告支付原告50万元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医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等”当时,判决已经做出。47元 尹李青认为,严建军在庭审中无法解释当时每笔费用的具体数额和证据,因此他认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索赔数据和所谓的后续治疗费用完全在50万元的范围内。 这样,如果严建军索赔的金额少于50万元,应视为重复诉讼。

此外,尹李青认为,严建军参与的讨债活动已经构成非法拘禁罪,这不仅是非法的,而且是重大过失。 余欢的家人已经向法院支付了8万多元的赔偿金,其中包括严建军的5万多元,严建军在法官询问时证实了这一点。

据悉,在法院调解的最后阶段,余欢表示不同意调解。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审判,冠县法院没有在法庭上做出判决。

被告

被“意外”指控

位于冠县郊区的远大工贸厂距聊城监狱53公里 两年后,当《北青报》的记者再次见到俞欢阿姨和俞秀蓉时,她已经是白发苍苍了。 “余欢案发生后,这里停止了工作 “曾经有五六十名工人的工厂,现在只剩下余秀蓉了 余秀蓉告诉《北青报》记者,她已经独自看守工厂三年多了,只是在半年前她才租出了一些厂房。 余秀蓉说,余欢的母亲苏尹霞将于年底获释,她将能够放松自己。 她说她希望余欢和他的父亲能尽快出来,一家人能开始新的生活。

说起针对俞欢的诉讼,俞秀蓉直言不讳地说:“要不是他们,孩子们(俞欢)就能来这里。” “

余秀蓉告诉《北青报》的记者,他每个月都会去监狱探望余欢的家人。 好消息是监狱管理人员向她介绍说,余欢在监狱表现良好,并积极进行了改革。

尹李青的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余欢没有想到会再次成为被告入狱。 “他以为法院的裁决已经结束,这是意料之外的 “据了解,监狱里对欢的纪律评价不错,前段时间让阿姨给他带了一些英语和文学书籍 "如果你败诉,你会上诉吗?"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余欢的回答是:“我相信我能赢。我没考虑太多。” “

文和朱简雍,本报记者

-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easiafoods.org 技术支持:韶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