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贵阳首家全面取消 京沪汽车限购“解禁”不乐观

2019-10-08 点击:839
?

9月12日,贵阳市政府宣布取消购车政策,贵阳成为九个省市中第一个实施限购政策的城市。据记者统计,目前广州,深圳,贵阳和海南已经宣布放宽或放宽限购政策,但北京,上海,杭州,天津和石家庄的现行政策仍然没有调整。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已经实施了购车限制的城市,对购车的需求很大,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放弃。这些地方可能会采用分步实施的方法来放宽一些对车牌的需求。

贵阳市完全取消购车

贵阳市政府官方网站9月12日,贵阳市人民政府于2019年9月10日作出废止《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的决定,并将自发布之日起实施。

仅两天前,即9月10日,贵州省发改委等9个单位联合发行了《省发展改革委等九单位关于促进汽车消费市场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提议2019年发行的贵阳1号卡的发行量将增加30,000多张。以2018年为基准,具体情况实时取消乘用车专号。

贵阳是继北京和上海之后实施汽车限购政策的第三个省市。贵阳市政府于2011年7月11日发布了《贵阳市小客车专段号牌核发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根据《规定》,贵阳新登记的乘用车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用于小型乘用车的特殊车牌,它可以进入所有道路。车牌上有每月2,000辆车的配额管理系统。第二类是禁止普通车牌进入第一环路内的道路(包括一条环路),并且发布的数量不受限制。

在贵阳提出限购政策时,该行业一直存在争议。截至2018年底,贵阳市总人口472万,机动车数量约140万。 “贵阳不是一线城市。与其他限制购买的城市相比,人均汽车拥有量并不高。”一家高级品牌汽车公司告诉记者。

今年7月,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在关于取消《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意见的公告中指出,随着交通拥堵的逐步缓解,空气质量的逐步改善以及深化“发行服务”的改革,《规定》没有必要存在,建议废除。

一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贵阳取消这一限制主要是为了优化经营环境,促进高度开放。 “一方面,随着贵阳城市的发展,以前实行的两市限价政策无法缓解交通拥堵现象;另一方面,贵阳市最近开展了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以优化业务。环境,车牌严重动摇了商业环境。”

购买限制政策的实施在贵阳市民中引起了一些争议。贵阳市民告诉记者:“对于那些想要获得车牌的人来说,它仍然非常有帮助。”但是,许多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说,贵阳不应该取消购买汽车,因为城市道路将被封锁。

有些人笑着说:“摇号已经摇了很长时间,最后摇到了摇号。现在已经取消了。一些市民提出改善规划,提高驾驶员素质,提高罚款额,以改善交通拥堵问题。限制购买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导致更多交通拥堵。

国家努力放松购车限制

2018年,汽车行业28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自2019年以来,下降趋势一直持续。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最新数据,1至8月,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分别为1593.9万辆和1610.4万辆。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12.1%和11%。

为了刺激消费,今年,国家发布了一系列文件,以促进购车“解除禁令”。

6月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生态与环境部和商务部发布了《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称为“程序”)。根据计划要求,严禁为购买汽车出台新规定。实行购车限制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控制和交通需求控制,加快限行交通的使用和控制,并根据路段的拥堵情况设置拥挤区域。研究和探索拥挤区域内外车辆的分类和使用政策。原则上,对拥挤区域外的购买没有任何限制。新能源汽车可能不受限制或限制,已经实施的将被取消。鼓励当地支持无家可归者购买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

2019年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简称《意见》),提出了20项稳定消费者预期,增强消费者信心的政策措施。意见认为:“汽车限购区的实施应结合实际情况,探索实施具体措施,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有条件的地方将积极支持新能源汽车的购置。二手车的流通,进一步全面取消二手车限量;迁移政策,空气污染防治的重点领域,应允许符合车辆排放标准的二手车在省(市)内交易。”

数据显示,全国有61个城市的车辆超过100万辆,27个城市的车辆超过200万辆和8个城市的车辆超过300万辆。实行限购政策的地区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石家庄,贵阳和海南九个省市。

除了贵阳,广州,深圳和海南已经对限购政策做出了积极回应。

6月3日,广州和深圳率先发布了新政,放宽了汽车彩票和竞标指标。其中,从2019年6月到2020年12月,广州市将增加10万辆中小乘用车的增量指数;从2019年到2020年,深圳将把普通汽车的年增长率提高40,000。

8月30日,海南省宣布了多部门《关于落实汽车消费政策措施》。自2019年9月起,截至当年的月份,普通乘用车的增量在去年同月被丢弃,并自动计入当月的普通乘用车中。增量指标总数。从2019年8月至2019年12月,在原有普通乘用车增量数量的基础上,普通乘用车数量逐月增加。

对城市“解除禁令”的限制并不乐观

除了取消限制购买外,北京,上海,杭州,天津和石家庄是否还有一定程度的取消购买限制的可能性?

当记者在中秋假期访问天津和北京的4S店时,中秋节看车和购车的人数没有明显增加。

“今年一直有放开限购的声音传出,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天津某合资汽车品牌店销售顾问告诉记者,“原来市场好的时候,燃油车车牌竞价拍一块要4、5万元,现在2万元就能拍下来。真要买车的人也不差这两万块钱。新能源汽车又不限购,所以放开限购对我们这里的汽车销售来说也没什么太大影响。”

一位家住北京通州、上班在国贸的郭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北京市放开限购的可能性很小。他认为,长久以来北京市存在交通拥堵、停车难的问题。“虽然汽车这两年销售下降,行业不景气,但取消限购,大家都开车上路,道路会更加拥堵。”

不菲的停车费也让一部分想买车的人却步。郭先生算了一笔账:“如果开车上班的话,在国贸附近停车的成本是每天60-100元不等,每个月工作日停车费就要1320至2200元。”

威马汽车首席数据官梅松林表示,多年来上海、北京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在“环境保卫战”上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如果为了促进汽车销量而一下子放开需求,则环境污染、拥堵问题等关键指标都将受到很大影响。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北京、上海等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此前积压了很多购车需求,不可能全部放开。“这些地方或将采取分步走的方式,像广州、深圳一样放开一部分号牌需求。”

伊维智库研究总监吴辉表示,各地未来或将出台一些实质性措施来刺激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比如对新能源汽车停车、充电等方面的优惠或者免费,以及对新能源汽车指标的放松或增加等。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

(责任编辑:DF513)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easiafoods.org 技术支持:韶关新闻网 | 网站地图